葛毅卿先生近体诗吟唱
发布日期:2014-11-28 05:03:16 发布者:田俊 出处:文章来源:离退休处 浏览次数:

古稀老人张宝珍,献出了珍藏50多年的葛毅卿先生传授的《近体诗曲谱(南调)》手抄稿,此谱弥作珍贵!

 

《近体诗曲谱(南调)》的由来

       

20145月,原南京师院(现南京师大)中文系64届(6)班毕业生在母校聚会,庆祝毕业五十周年。当大家得知张宝珍老同学珍藏着一份五十多年前葛毅卿先生传授的《近体诗曲谱(南调)》手抄稿时,大家唏嘘不已,一致认为此谱弥作珍贵!

据郭世綖老同学(曾任新疆石河子大学中文系主任)回忆:1963年上学期,考虑到大家学习葛毅卿先生吟唱调的热情,大班长召集大班班委开会讨论后决定:以举办学术讲座的形式邀请葛先生教授近体格律诗吟诵,同时约请了十位音乐系高才生参与记谱,并遵照葛先生的旨意,以《近体诗曲谱(南调)》为篇名定稿传抄。 

葛老先生传授的《近体诗曲谱(南调)》涵盖着全部近体格律诗中平起与仄起的绝句与律诗的吟唱,即:仄起七绝与平起七绝(复唱一遍就是仄起七律与平起七律)以及仄起五绝与平起五绝(复唱一遍就是仄起五律与平起五律),共八曲调式,堪称完整!

葛毅卿先生吟唱调抑扬顿挫丶悦耳动听,具有丰富的乐感,既可用普通话吟唱,也可用方言(尤其是吴语)吟唱,易学好听!

为了有利于有识之士准确学习并传承“葛毅卿先生吟唱调”的真声,特公布1963年葛毅卿先生在“近体诗吟诵学术讲座”上的手抄曲谱以及正规简谱。并以此深切缅怀葛毅卿先生!

葛毅卿先生(19061977)是我国语言学之父赵元任先生的入室弟子,是著名的中古音韵学家与民族语言文字学家。

 

为便于了解核实情况,除了提供一些文字资料附文外,还提供以下联系电话:

郭世綖  1963年上学期《葛毅卿先生吟诵讲座》组织者之一15352680099

张宝珍  1963年抄录珍藏《近体诗曲谱(南调)》者(18921172338

陈 峰 《天下最美读书声》作者。(13961990160)(此文已在网络流传)

吕守经  葛毅卿先生吟唱调吟唱者(13915509931
 

请点击下载:葛调近体诗吟唱.rar

葛毅卿先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令人敬仰与叹息的一生

 

(吕守经根据有关资料整理)

 

葛毅卿先生1906 1977 ),江苏无锡葛家桥人,著名中古音韵学家、民族语言文字学家。

先生出生于破落家庭,早年丧父,家境奇贫,幼时寄食于贫农五舅父家,由亲戚资助读完小学﹑中学。1927年考入中山大学历史系,因成绩优秀,深得苏州藉国学大师顾颉刚先生好感。读大学时,先生参与《中日评论》期刊的编辑工作,并因筹备“五四纪念会”被捕人狱,已赴燕京大学任教的顾先生闻讯后,致函商情傅斯年出面营救。

青年时代的先生就敢于挑战权威,在法国权威性杂志《通报》上发表全英文论文《喻母古音值》,批驳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校长、著名语言学权威高本汉的谬误,中外许多音韵学家认为这是“汉语语音史上的重要文献”。

先生19356月考取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助理研究员,叩拜我国语言学之父赵元任先生为师。当年10月,随赵先生赴湖南等地进行方言调查。1938年赵先生赴美后,又师从史语所三巨头之一的罗常培先生,主攻苗瑶语,致力于西南边民方言调查,并曾为少数民族整理和制定文字。

1942年后,先生历任云南大理华中大学国文学副教授、东方语文专科学校副教授、四川东北大学教授、成都私立华西大学教授、四川大学兼职教授以及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。

抗战胜利后,先生回到江南,任统一中外地名译文委员会编辑及苏州河南学院、社会教育学院教职。1949年以后,先生任教于苏南文教学院和江苏师范学院(现苏州大学)。1955年因院系调整,任教于南京师范学院(现南京师范大学),直至去世。

先生在执教教坛期间,先后开设过中国语文、语言学概论、语音学、训诂学、方言学、中国方言概论、西南边民语言文字、比较语音学、英语、英语发音学、西方文学名著选读、西洋近代史、西洋通史等课程。

先生能熟练地运用英语教学,通晓德、法、日、俄、越南数国语言。他的国际音标教学发音为语言学界之典范,素以发音准确而号称“金嗓子”。

 

 

先生不仅传统音韵学学力深厚,而且近体格律诗吟诵也抑扬顿挫,悦耳动听!素以“葛调”著称。1963年上学期,受邀为60级中文系学生举办“近体诗吟诵学术讲座”,精心传授,经音乐系学生纪录曲谱,使《近体诗曲谱(南调)》这一文化瑰宝得以传世。

然而,就是这么一位学识渊博,通晓中外文史,语言学造诣尤深,解放前曾经被三所大学聘为教授,解放后反而被聘为副教授,先生固执地拒不接受,先生怎么也想不通,申诉了近28年。最后,至死也只不过是教员的名分。(经查南京师大葛老档案:195612月,下署“中共南师委员会五人小组的《肃反运动中的审查结论》却标明葛毅卿“现任本院中文系教授”)

先生1949年以后加入中国民主同盟,真诚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热爱社会主义制度,全力以赴做好教学工作。然而,在历次政治运动中,中晚年的葛毅卿先生,却遭受到很不公正的待遇,蒙受了极大的冤屈和耻辱,特别是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,甚至完全丧失了“自保”能力,在一些人眼里竟然被看成不可理解的“小丑”。这是先生个人命运的不幸,也是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群体的悲哀。

但是,先生仍不改研究学术之初衷。他以半生精力醉心研究撰成的遗著《隋唐音研究》,是一部“开创了中古音研究新领域”的力作。因其研究内容和商榷对象,具有国际学术性、中国绝学性,在汉语语言学史上占有显著的重要地位。现经南京师大李葆嘉教授倾心整校得以付梓传世。

先生的一生是诚实正直的一生,显示了知识分子善良宽厚的品格和追求光明、致力学术的不折不挠精神!

先生一生清白,孤心治学;清贫以终,遗孓凋零;生前守道,生后寂寞。同仁及学生每当忆起先生坎坷际遇,无不唏嘘而太息!所幸者,诬陷不实之辞已被推到。 

愿葛毅卿先生在天之灵得以安息!

天下最美读书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

    

人生最美妙的就是读书时光。临窗朗读一段喜爱的经典之作,无异于享受一次精神盛宴。

  如今,每当我看到一些学生在用普通话朗诵古诗词的样儿,我就想起50多年前自己在大学上古汉语课时吟诗的情景。那时,我们根本不是在朗读,而是在吟唱。那种吟唱,别有一番情趣。

  我依稀记得,葛毅卿老师教我们吟唱的第一首诗是王维的七绝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,他教唱一句,我们学唱一句,由于觉得新鲜和好奇,大家都兴趣盎然、全神贯注。当基本掌握一首诗词的吟唱之后,我们便摇头晃脑起来,欣欣然陶醉其中,自享其乐。

  吟唱可以将平面的文字转化为立体的交响,从而领会到母语的韵律之美、情感之美。吟唱重点不在于普通话,也不在于音色美,关键在于走入古诗词作者之心,触摸文字背后的温度,享受吟诵带来的快乐和美感。

  人们阅读诗文,按其发出声音的高低快慢、轻重缓急、抑扬顿挫和拖腔与不拖腔来区分,有读、念、诵、讽和吟、咏、哼、歌(唱)等方式。吟唱,是我国一种传统的读书艺术。欣喜的是,前不久我们大学同学再次聚会时,张宝珍同学献出了一份保存50多年葛毅卿先生传授的《近体诗曲谱(南调)》记录稿,让我们在场的每个同学都惊喜不已,嘘唏不已。

  葛毅卿老先生是我国著名语言学家赵元任先生的入室弟子,我国著名中古音韵学家、民族语言文字学家。《隋唐音研究》是葛老师几十年来醉心研究的隋唐音系全部成果的一部遗著,被南师大纳入1999年出版计划,“十五”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,荣获江苏省图书出版奖。

  葛老师呢,人长得一般,又不修边幅,穿一袭皱巴巴的蓝布中山装,戴一顶褪色解放帽,脚蹬蚌壳棉鞋,手上戴着露出手指的半截子手套,走路时缩头夹颈,后脑的头发拖在帽子下面,上髭长几根焦黄须须。乍一看,有些让人瞧不起他。

  俗话说: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其实,老先生还是有点来头的。早在1932年,先生25岁时,就在法国世界性的权威杂志上用英文发表过一篇《喻母古音值》,是驳斥当时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校长、著名语言学家高本汉的谬误的,这本杂志的名字叫《通报》,中国人在这本杂志上发表文章的一共只有三人。仅此一例就可以大致了解葛老先生学问的根底。惜乎麟角凤毛世莫识,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,才在“南师学报”上有叶祥苓先生为此文译文。

  正因为如此,他有值得自己骄傲的资本。他向学生教授吟诵古诗词当然毫无保留,但从来没有给任何人吟唱的曲谱,更不让人随便去录音。据说,建国初期我国有关单位曾向他建议录下古诗词吟唱的曲谱,因报酬问题,认为“太小瞧我了”而没有成功。

  有很多同学想把葛老师吟唱的曲谱传承下来,可他非常固执地拒绝,那怎么办?办法总比困难多。于是有人想出一个主意:以大班(四、五、六三个班)举办“近体诗(南调)吟诵专题讲座”的名义,邀请葛老师主讲。暗地里,我们却另请了音乐系毕业班的十位高才生参加记谱。

  举办学术讲座,葛老师当然高兴。开始时,他兴趣盎然地介绍了“北调”与“南调”的不同之处:北调按词停顿,南调按平仄停顿,故而前者千篇一律缺少变化,后者音调丰富悦耳动听,并举实例作了不同对比。到正式示范“近体诗(南调)吟诵”时,已进入演讲的高潮。他抑扬顿挫、摇头晃脑地吟唱,飘逸豪纵,悦耳动听,完全沉浸于古诗词的意境之中,似乎他的灵魂已徜徉于五千年的经典文字间,任吟唱自由驰骋,享受哉,惬意矣完全忘却了周围的一切。

  就这样,在不知不觉中,一首首平起与仄起的“七绝”、“五绝”以及“七律”、“五律”的吟诵曲谱被轻松地记录下来。葛先生传谱的《近体诗曲谱(南调)》在定稿后便很快地传播开了,这支文化瑰宝也从此得以传承下来。

  当然,这还仅是葛老先生吟诵曲谱的极小一部分。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,有不少葛老先生的弟子和志士仁人,不断寻寻觅觅,奔走呼号。我班的吕守经同学,为此事付出了心血,用“葛毅卿先生吟唱调”录制了十四首近体诗的吟唱,被收录在苏州魏嘉瓒先生主编的《最美读书声》中,这本著作复活了我国古老吟诵的读书方法,传承了一种吟诵音乐,抢救了一种文化遗产,此举弥足珍贵。

  大千世界,有许多美好的东西。或许你认为西方歌剧里的美声唱腔是世界上最美丽的,或许你认为清脆悦耳的鸟鸣声是世界上最美丽的……但在我的眼里,吟诵是天下最美的读书声!